喜福和慧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3|回复: 0

顶门开是真的——首楞严王

[复制链接]

2843

主题

5

好友

2万

积分
级别
8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21-4-7 20:47:41 |显示全部楼层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同参共研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就是正在这个时候,释迦牟尼佛在皇宫里,皇帝请到带着一班弟子在吃饭,释迦牟尼佛神通来了:完了!晓得阿难在那里出事了。大概最后啊我看佛也慌了,那两调羹饭就很快塞到嘴里去,摸摸嘴,就给这个皇帝说:谢了!就叫弟子们:赶快集合,回去!连皇帝也看看不对了,佛是皇帝的老师啊!咦?今天佛怎么搞的呀?那么形色匆匆忙忙,好严肃!好像这个脸上本来笑眯眯的,就不大笑了,而且叫一班弟子快点跟我回去。全体大概有些连最后那几口饭都没有吃干净啊,佛下了命令赶快就跟着回去了。

这些大菩萨们,文殊菩萨、其它人等啊,都有神通,知道了,统统跟回来。一跟回来,佛就马上上座,一盘腿两个盘坐一打,两个腿盘腿一坐好。注意啊!他这个花样就来了。释迦牟尼佛那一个真功夫也难得表演一次哦,这一次是真表演功夫了!《楞严经》上有三次真正严重,也可以讲五次放光。佛的真正放光难得看到哦!他是个普通人,肉体。在这个时候他回来,赶紧上座,两腿一盘,阿难那一边危险得很哦!还有三秒钟、三秒钟,注意啊!佛已经赶回来了,两个腿一盘、一坐,入定了,头顶上出了光,光中有莲花,莲花里头有他自己,又打一个盘坐坐在莲花上,也可以说佛的化身。注意呦!从头顶出来哦!有光啊!头顶出来有光;光里头有莲花、莲花宝座;莲花宝座上又有一个释迦牟尼佛。拿中国文化道家一个文学术语来讲:身外之身;拿佛学来讲就是化身;也可以叫做法身,也可以叫做化身,也可以叫做报身,很难严格地分别。放光,头顶放光出来的。

那么,佛这个肉体坐在这里打坐,一定。当然我头上没有光的啊,我不是佛……

(第一卷)这时叫文殊过来。文殊菩萨、大菩萨、大乘菩萨,一定要文殊菩萨;弥勒菩萨、观音菩萨这个时候都退在一边去,不能用;大智文殊师利菩萨,叫文殊菩萨过来。那个头顶上莲花宝座中间那个佛就赶紧教文殊菩萨:你听着!我传你一个咒子,就是后面的“楞严咒”,现在我们出家人晚上晚课都要念的那个咒子,早晚课念的“楞严咒”,他说:你赶快学会《楞严咒》,立刻用你的神通,快快!还剩一秒钟,你赶快去救阿难!

文殊菩萨本来是佛的老师,现在是扮成徒弟,老师扮徒弟当然懂啊!马上把咒子一念,一个神通,就是那么电影上“呜”就飞过去了,到了那个绿灯户去了。

这一下,就叫阿难:穿衣服!两个都穿起来!念咒子:跟我走!这两个衣服穿上,就带回来了。

带回来,阿难还在迷迷糊糊的呦!不过衣服怎么穿上也不知道。这个时候啊,连摩登伽女都跟来了,也不知道。跟到佛前面,阿难一见到佛,清醒了,跪下去大哭,他说我几乎完了!只差一秒钟。没有完,还是完整的。这个故事特别注意呦!

注意啊!《楞严经》的开始就是,你看中国孔子讲的:“饮食男女,人之大欲存焉。”一个是吃饭,饿了要吃饭。饭吃饱了,嘿!中国人的老话:“饱暖思淫欲,饥寒发盗心。”人饭吃饱了,有钱、生活优裕了,所以说:“妻共贫贱难”,一个夫妇结合,这个穷人的太太不想离婚,这个太太很难了!“夫共富贵难”,所以男人们、做丈夫的到了中年以后发了财、不出花样,那个是好丈夫、好男人!“夫共富贵难”。只要有办法,就想花样去了。回来时候嘛,“我公司忙”,或者是“我生意忙”。就是这样。所以说“妻共贫贱难,夫共富贵难”。那么刚才也讲到,这都是中国文化哦!简简单单两句名言,人生做人做事道理在内。“饱暖(就)思淫欲,饥寒(就)发盗心。”饿极了、穷极了,一狠,抢人、偷人就都来了。

所以啊,大政治家管仲,我们中国古老的大政治家,比孔子还早,主张是社会经济先求安定,每一家富有了,这个国民再用文化教育。生活基本要过去。那么现在我们顺便讲到这些道理。

可是阿难这一次出事情,其实啊,人吃饱了、饱暖思淫欲那是自然得很。所以呀,还有个中国人,称为贤人(比圣人差一点点,管他咸的、淡的,贤人不是在台南咸厂里出来的哦!就是圣贤那个贤),跟孟子俩同时,叫告子。告子说:“食色,性也。”这句话不是孔子讲的呦!告子讲的。“食色,性也。”饿了要吃饭,口干了要喝;男女关系——人性。那么这个是不是人性?是人性,欲界的人性。我们是欲界呦!所以佛讲三界,我们人、一切众生、欲界的生命,什么是“欲”呢?饮食、男女——欲界的生命。色界同我们(有所不同),没有欲,但是还有“色”呦!还好色呦!漂亮不漂亮、好看不好看是色界呦!再过了这一界——无色界。

所以我常常(这个是方便,不是究竟的比方)做一个方便的比方,怎么样叫做佛说的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呢?拿我们人世间来讲,欲就是“欲”,色就是“爱”,无色就是“情”;情、爱、欲,就是勉强的比方,就是这三界。所以真正修行是要跳出三界。怎么跳?怎么跳?

《楞严经》这一部戏的第一卷戏,今天向大家介绍这一部经的来源,就是阿难碰到了人生第一个问题:饮食、男女,出了问题了。

阿难学问很好,也有修持哦!佛的十大弟子里头“多闻第一”,学问好,佛法的道理全懂,佛学的道理全懂;就是没有功夫——功夫不到。功夫不到、定力不够,一碰到这个境界,尤其那个外道的咒语一来、迷幻药一来呀,那个强力胶啊,加上那个迷幻药叫什么?我一下也记不得了,那个药一吃啊,他全昏了。好!这一部经就从这里开始、这个故事开始。

你注意呦!就是从“欲”这个故事开始。为什么呢?我们统统是欲念生的呦!我们父母生我们、我们来投胎就是这个“欲”,无明、欲这一念来的。欲界的生命,不但是人,哪怕是动物、哪怕是植物,都是男女、阴阳两性结合,才能产生生命。所以这一部经典叫什么?“大佛顶”,果然来个大佛顶!嘿!这是最高的境界!“密因”,有一个秘密在里头,秘密在这里了,这也是秘密之一。

要想修行,第一关,这个东西不能升华、不能了脱,情、爱、欲不能解脱,免谈修行了!你就是多闻,佛学道理最高、再好,比阿难不会超过阿难,都没有办法,非垮不可!那么这一关老实讲谁能够过得了啊?

所以我们宋代儒家、理学家朱熹先生。朱熹先生很多地方我都幽默他,其实我对他也很恭敬,学问道德都很高,所谓朱夫子;我们年轻小的时候读的书都是读他的注解,我现在看都不看他的注解,所以我对于四书的注解我有许多都同他两样的。他那个时候很古板的,朱熹之后明朝同清朝四五百年之间,那个时候你想考联考、考取功名,不读朱熹四书的注解,你休想考功名!到我们小的时候,老师教的还是这一套啊!

朱熹曾经为了一个朋友(中丞)讨了姨太太,他就写了一首诗笑他:“十年浮(宦)海一身轻”,十年,一个人为了忠贞爱国,流亡到外面,忠心不二,把自己生命都看得很轻。“乍睹梨涡倍有情”,乍睹一个梨涡,“梨涡”是什么?就是女的那个漂亮,一笑起来就两边有个酒窝。好像哪一位电影明星有酒窝啊?我记不得了。哦!蝴蝶,蝴蝶以外到现在还没有酒窝的啊?那应该挖两颗啊!“乍睹梨涡倍有情”;“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 朱熹先生那么笑他。

不过后人也有人批评朱熹先生过份了,这个是不对的。人家笑他:这个有什么关系呢?不像你,连岳飞被杀了,秦侩那么乱搞你都不敢说一句话,那比看到酒窝还厉害嘛!所以没有真胆子。那个不谈了。

就是说我现在引用的他这两句名言:“世上无如人欲险,几人到此误平生。”多少修行到了最后啊,垮了!

像我小的时候听到一个故事,我祖母讲过,讲给别人听,因为小的时候站在祖母旁边、妈妈旁边听故事,祖母、妈妈以为小孩子还懂什么;其实我们都是人小鬼大,早就有一点、迷迷糊糊已经懂了。我记得祖母给人家讲,她说有一个老和尚六岁出家修行,到了八十三,在这个山上修行啊,好得很啊!八十三了。快要成道了,就成功了。其实我现在想想其实我祖母也不懂什么叫成道,她也听老祖母说来的!快要成道那一天,观音菩萨来试探了,就是这一关了;这一关过了以后,这个老和尚八十三岁啊,就成道了。

好,他一个人住在山上茅棚里住着,有一天大风大雨就下来了,台风来了、大风大雨,谑,突然来了一个最漂亮的女孩子,一身都淋得呀湿湿的,到了这个茅棚啊,在老和尚茅棚前面一跪,她说:老和尚啊,你把茅棚的门打开一下,风雨打雷那么大,给我躲一下!老和尚说:不行!我们修行人不准女的进来。她说:老和尚你们出家人慈悲为本、方便为门嘛!这个时候还不做一点好事啊?!你也八十几了,有什么关系嘛!老和尚想想也对,自己打坐修行了几十年,开门给她进来。一看这个女的一身淋得湿湿的,他说:你在门旁边坐着吧!女的就坐着,哎哟冻的那个样子,她说:老和尚,你看、看、看你把你那个破和尚衣给我换一换吧!我受不了了!跟老和尚后来东讲西讲。“不行!不行!这个男女授受不亲,尤其我们出家人。”最后发抖,说:老和尚你在那里打坐那个棉被旁边给我挨一下总没有关系啊!你八十几了,修行几十年了!最后就让她上床了。慈悲嘛!

上床了,那个女的本来是屁股尖的啦。他又说:哎,你怎么可以躺下来?“哎!我跟你讲过的,屁股尖的,所以坐不住啊!只好躺下来了嘛!”躺下来以后啊,老和尚一看,这个很危险啊!犯戒呀!中间一个大木鱼就隔着,他说:注意哦!我们这个是山,你在山这一边、我在山这一边。女的说:没有关系啊,我没有这个事,冻得要死了!

后来老和尚到了半夜过了,说了一个偈子不对了!“六岁修行到八十三,”就坐起来,“哎呀!我就一觉翻过了木鱼山!”这一下完了!这一觉翻过木鱼山要抱那个女的呀,抱不住了、没有了,一看,观音菩萨站在空中:“不行!打下去!来生再修一次!”

这是我小的时候听来的一个故事。

这个“世上无如人欲险”。六岁(六岁还是八岁?我记不得了。差不多啦,多两岁没有关系啦!)“六岁修行到八十三”,到了最后还“一觉翻过了木鱼山!”——你看多危险啊!这一关难过。研究《楞严经》注意呦!“密因”,这个秘密就在这里!怎么翻?

怎么翻?怎么样化掉这一念?有时候不是你想乱哦!那个生理上到了那个时候起了变化,你怎么办?怎么办?修行第一个问这个怎么办。怎么办?所以道家要炼精化气、炼气化神,请问你怎么化?怎么样化?有时候人并不是心理要犯这个事哦!他生理的需要犯了这个事。现在叫做性问题,老年一样的存在。据我所知道,翻过八十三不稀奇,九十多岁还有这个问题呢!我有些朋友八、九十岁了,最后还跟来给我讲。我说,怎么?木鱼山又来了?他说:对!问题还是有。那是人性啊!不分男女老幼的啊!如果生理更健康,问题更大!当然病兮兮的呢?病兮兮也有。病到快要死的时候、人快要死的时候,第一个最严重就是欲念,所以轮回中再来。这个怎么了?

那么勉强的小乘的戒律啊,断欲。你断不了哦!所以你看小乘的戒律给你受戒:“尽形寿——不犯淫戒。”你看看:尽形寿。老和尚受戒的时候在上面叫,譬如说你要出家了,出家了第一条:“尽形寿,不犯淫戒,能守否?”有些讲“能持否”,其实用不着那么念的,因为古文写了,后来一班和尚就不晓得变通,“能持否——”唱京戏一样。其实“能持否”就是说“第一条,不犯淫戒,你能够守吗?”就是这个话。可是现在人墨守陈规,就不肯变。如果照我这样讲,“这个南某人乱讲佛法!”其实“能持否”是文言,翻译过来就是说“你能守吧?”可是有个条件:尽形寿。怎么叫“尽形寿”?“形”就是这个肉体;“寿”,这个肉体活六十岁就是你的寿;活一百岁,这个肉体活一百岁;这一条戒只管你这一生哦!如果你死了变鬼,没有管你哦!懂了吧?这也是密因。

那么,可见这个淫欲,杀、盗、淫就因为有这个身体、肉体存在,这个问题发生。不是完全心理作用,还有生理作用。怎么样把它化掉?佛已经化给你们去看喽!刚才讲过了,一开始佛已经化了、化了,去留意呦!但是不要去乱修哦!你说我也来一个坐在顶上,你坐坐看?血压高起来变神经病我不管哦!可是这个里头是大密因。所以这一本经是《大佛顶如来(的)密因修证了义首楞严经》哦!要注意呦!就是从来这个密因大家都讲到边上,也许不讲,也许讲不出来这个意思,我就不对了啊!这个真正密因,要注意这个故事是这样开始。

现在有些真正讲修行的朋友,注意这个密因,刚才我所报告的故事。如果你是阿难,你怎么化?我们还不及阿难哦!第一,阿难同释迦牟尼佛一样,也是世子,相等于太子出身,那漂亮的宫女们接触看得多了!他没有出家以前犯过没犯过这个戒律,查无证据;但是可想而知,他出家的时候,一个太子十几岁都是在宫女手边长大的,这又算什么呢?!可是出家以后他没有再犯哦!这已经很难了!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有过经验,在这个形寿还在,这个形寿之间、这个肉体存在之间有这个经验,而能够守住戒,已经千难万难;为什么在这个时候,他并没有看上摩登伽女,而摩登伽女的妈妈用了咒语,他就入迷?但是他在迷迷糊糊中,他自己没有主动哦!这个时候演这一幕戏的主角是那个女的(摩登伽女)呦!阿难是被动的呦!可见他那个时候昏迷到极点,那一点灵明还存在,没有主动哦!不过快了、快了,只差一秒钟、一秒钟,文殊菩萨来了。大概就那么:“起来!穿衣服!跟我走!”那个手就是吸引力就把他带过来了。一边是“楞严咒”哦!两个就带到佛前面来了。这一段,修行第一步,密因哦!密因哦!大家自己去研究了,因为我不是阿难。我只能讲到这里。

那么你说假设我也知道一点,为什么不透彻给大家讲?因为《楞严经》后面有啊,我现在讲了,这个生意就做不成啦!后面还有一大堆,要大家自己去研究啊!

好了,现在开始我们看《楞严经》本文第三页,那么阿难跟佛两个对话的时候,这一段故事记得了。阿难就跪在前面了,看到哥哥(也就是佛)就哭了。这个哭啊,又惭愧、又难受。而且我跟你那么久、出家那么久,最后我还不行!这一关还过不了!这个是……这个究竟咸甜苦辣酸那个味道!或者有没有气这个文殊菩萨:“你迟一点到也好嘛!”有没有这个作用我就不知道啦!对不起!阿难菩萨,我是故意开你玩笑的啊!现在,好了,看本经了,这个文字都好得很啊!

【尔时世尊在大众中,舒金色臂,摩阿难顶,告示阿难及诸大众:有三摩提,名大佛顶首楞严王,具足万行,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汝等谛听!】

阿难跪在那里哭了、忏悔。佛“尔时”这个时候(白话文说“这个时候”,古文叫“尔时”,就在这个时候),世尊(就是佛)舒金色臂,他坐在上面,把右边的膀子(披着袈裟,人坐在这里,右边的膀子是光的,这一边是衣服,就是现在我们穿的。)看着阿难跪在下面、在他前面哭了,佛的慈悲又来了,本来手在那里打坐的,右手摸摸阿难的头:不要哭了,不要哭了!就是“舒金色臂”,金色就是黄得发亮,“摩阿难顶”,摸摸他的头;在密宗嘛叫做灌顶。

当时很多西藏人,我几十年前到西藏看到大家希望达赖、班禅活佛摩个顶啊,哦!这就是罪业消除了!每一个挤到前面,那个活佛一出来,那些女的呀头发铺在地下,希望活佛在这个头发上走,不让这个活佛的脚心沾到泥巴。那个班禅、达赖一出来,那怎么办呢?千千万万多少人跪在那里要摩顶,那个班禅、达赖活佛那个臂啊、膀子啊同我差不多长,也没有办法舒金色臂每一个人头上都摸一下,怎么办?好!前面有四大金刚,哪里人呢?尼泊尔那一边、锡金那边人。有些个子高的,就是我们上海当年叫“印度阿三”,个子比我两个那么高,又粗、又壮,拿一个竹鞭子,竹鞭上吊的那个布很长、皮的一样,那个大个子把那个鞭子“哗……”一打,下面不管你跪的几千几百人,每个头上打得又肿又破的,好了!代表了佛摩顶了!所以我宁可不摸这些顶啊!我给他摸摸还差不多!

我这些、我不要灌顶都可以,我回来到理发店还洗洗头,不是灌了顶了!何必一定要这样灌呢?这些都是叫做执古而不化,叫做被法执所障碍了。

佛的这个时候摩顶,是给你慈爱在前面,结果变成那么迷信了,给活佛打得头破血流;又不是活佛打,那些印度阿三“啪……啪……”乱打一顿,就代表他摩了顶了。回来还要擦那个达摩膏、万金油,贴膏药,这何苦来哉啊!天下之愚是无过于此者!这叫大智若愚!

佛就是舒这个金色臂,那是摩阿难顶,“告示阿难”,明白对阿难说;“及诸大众”,这个话摸阿难的头,不但给阿难讲,也对大家讲,就是以阿难这个做题目,阿难当了主角了。借这个机会,这个佛的教育法。你看,这件事情出在阿难身上;出在别人身上啊,不大好办!因为阿难是佛的堂兄弟,出在自己兄弟的身上,不出在其它的徒弟身上;出在其它弟子们身上人家还有别的话可讲。佛的堂弟,随时跟在身边的,结果修行那么久,第一关就通不过。所以佛呢借阿难这个题目,这就是佛的神通了!告诉大家,现在也告诉我们,“有三摩提”,三摩提是梵文翻音,有古代翻译成“三昧”,三摩提、三昧是正受、正定这个意思,真正的得定,真正的受,感受,证到成佛那个境界,所以三摩提在教理上就是定慧等持,光晓得入定,什么叫入定啊?入定什么都不知道叫入定,那是大胡涂蛋,大昏沉,不是定哦,这是邪门哦!你说我清清醒醒的在乱想,那也不是定哦,那是散乱,有定有慧,定中有慧,慧中有定,定慧等持这个叫三昧。

打坐念佛就要注意了,不是说坐起来什么都不知道以为入定,那很危险哦,那个果报会堕入畜生中,会变猪哦,变成白痴了。所以佛告诉阿难,其实也告诉大家,你真要解脱了这一关,这一关要打得破,需要修行达到一个境界,这个境界叫三摩提,叫做什么境界?“大佛顶”,非常伟大,一切成佛法门,顶巅的,最高的法门,“首楞严王”,最高最高,颠扑不动,不动摇,不动也不静,不乱也不散,不邪也不正,反正就是,“楞严”的意思很难解释,最勇敢,最坚固,颠仆不破的,打不破,火烧不了,水也淹不死,这么一个首楞严王,最大的一个方法,所以有一个法门叫做真正佛最顶巅的法门,佛也表演了,所以修持到最后,这个脑部的顶轮一定开了、到顶了,不是西藏密宗所谓“破瓦”头上插个草、落草为寇那个样子,就是我们在四川看到人家头上插个草,叫做“卖野人头”。我们年轻时抗战刚起,到四川看到人头上插个草(很少了),就是说这个人穷得没有办法自己要卖身,给你家里做工都可以。四川人弄一个东西要卖的都插棵草。结果到了西藏学密宗头顶上要插草,我说我不卖!这个决不卖!这个卖野人头不干的。但是,顶门开是真的——首楞严王。不是只讲理论,真功夫哦!

“具足万行”。这一个功夫、这一门见地、这一门佛法具备了一切菩萨道的各种修行法门。这是第二点。

“十方如来一门超出妙庄严路”。第三点,这一个法门,不但是一个佛哦,“十方如来”东南西北上下,凡是要成佛,必须要通过了这一关!只有这一条路,没有第二条路。欲界来的生命就用欲上去了(liaǒ),怎么了(liaǒ)是个大秘密!所以十方如来就是这一门;只有这一条路才超出、跳出三界外。这一关了不了,你说硬压制、硬守戒,非常难!纵然没有男女关系的犯戒,犯淫戒的方法很多很多。所以永明寿禅师骂这些人守戒,他说你以为你守戒了?永明寿禅师怎么说:“隔墙闻钗钏声”,隔一个墙听到女人头上的钗,过去女人头上叮铃当郎挂了一大堆,走起路来叮叮当当的,就听出来是女的来了。现在听的什么?“隔墙闻高跟皮鞋声”,你只要晓得是高跟皮鞋:“女的过来了!”已经犯了淫戒了。因为你有分别心嘛!所以真正不犯戒,男女没有分别了,看女的就是男的、男的就是女的,一样嘛!“隔墙闻钗钏声”就是等于犯戒了,你已经知道是女的来了,虽然你还在那里打坐。你看,讲这一关之难!


因“自作自受,各修各得”,果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

© 2012-2015 喜福和慧网( 桂ICP备14004230 ) GMT+8, 2021-4-23 00:50 , Processed in 0.094130 second(s), 20 queries .

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如遇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QQ:84185499)

今天是: | 本站已经安全运行: //这个地方可以改颜色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