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和慧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666|回复: 1

汾阳禅师

[复制链接]

2843

主题

5

好友

2万

积分
级别
8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9-7-1 03:56:49 |显示全部楼层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同参共研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本帖最后由 奋迅 于 2019-7-1 04:00 编辑 2 O7 v9 S6 T. e) R2 e

4 V  W" s2 k2 T8 o转自网络
6 ~3 h: d4 P. P3 @( T
* t3 q( U0 i& w: T本文摘自《禅机领悟》丛书; X) p1 x: Y( ^! c7 i

5 z% X! n6 b" |+ b汾州(今山西汾阳)太子禅院的善昭禅师,后尊称为汾阳禅师。俗姓俞(947~1024),太原人氏。他从小便有一股子与众不同的气质,沉郁深邃,见微知著,犹如古贤。更不可思议的是,他天生通晓一切文字,不由师训,而且,举一反三,问一答十。传授他儒业的老先生感叹道:“此子大智若愚,见知天然,前程远大。”
- [4 w, X2 Q, ?% O: ~$ k) e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善昭年仅十四岁,父母便相继而亡。
& ~' N0 D0 S7 ~最怜少年失依怙,冷泪酸楚惟自知。6 R! S& }" h( |; g
孤苦伶仃的善昭品味到的不仅是人生无常,更深刻体验到了世事炎凉。他当年剃发出家,受戒之后,杖策游方,离开了让他百感交集的故乡。
6 j/ r; b6 P0 h他所到之处,很少停留,更不喜好游山观景。同行的人都讥讽他没有禅者的潇洒与韵味。有人为此讥讽他粗俗缺少雅兴。0 R7 y  \* c- S8 X- y
善昭严肃地说:“自古以来,祖师大德行脚云游,是因为圣心未通,道业未成,所以驱驰丛林,以求决择,而不是为了游览山水,观风望景。”( A! H6 m' U0 L) W8 g

# ^, y' o, d: V参访悟道/ q, t! p+ H  x2 B
善昭到处访师问道,先后参访了七十一位禅师,虚心学习他们各自传授的不同流派的禅法。在当时流传的禅门诸宗中,他曾特别喜爱曹洞宗「偏正五位」的「门庭施设」,对从理与事的圆融关系上论证禅宗的心性理论的形式十分赞赏。石门慧彻,洞山下三世,从襄州(治今湖北襄樊)石门寺献蕴嗣法后仍在此寺传法,名闻丛林。善昭在游方过程中曾到襄州石门寺参谒慧彻,为表达对曹洞宗禅法「五位君臣」的赞赏,曾作《五位偈》。
0 T7 z! l2 J7 U/ f7 H2 L1 m# N& X( t五位参寻切要知,纤毫才动即差违。/ n. r( c; J( X. |6 D" u
金刚透匣谁能晓,唯有那咤第一机。
+ z. ^1 A8 R% a# b; ?5 p举目便令三界静,振铃还使九天归。
5 Y  j8 z1 Y  Z& i& B  X6 M正中妙挟通回互,拟议锋芒失却威。' N( P% E' ^/ s" J
石门彻禅师颔首称善,说他尽得曹洞妙旨。然而,善昭并不满足,他始终存有一个疑虑:临济儿孙,是不是别有奇特之处?
& c+ k" n5 ?% S) y; k* \于是,他背起行囊,专程前往汝州首山,向省念大师请教。
6 p1 e9 k4 O7 R5 y* a/ Q1 p到首山,他问道:“百丈卷席,意旨如何?”
$ S  |2 ?' I' L- f; _善昭所问的“百丈卷席”,是一则著名的禅宗公案:百丈怀海在马祖道一使劲扭他的鼻子、痛彻心扉的情况下,豁然开悟了。第二天,马祖上堂,刚要说法,百丈却卷起法座前的拜席而去。因此,马祖一言不发,便下了座。3 w3 J1 |/ @# s$ ^! x. h* a% t
这一公案,表示了百丈的悟境。然而,未开悟的人却无法领悟到那种境界。所以,千百年来,总有丛林禅人提拈出来,向师父讨教。9 w6 L5 Y( G. u* F7 K4 M
那么,首山大师是如何回答的呢?首山说:“龙袖拂开全体现。”
$ O6 a$ N# G) q5 A& y" ]4 r. m& L善昭感到脑海之中一阵发麻、发痒,似乎还隐隐发亮——凭直觉,他感觉到自己似乎发现了一条通向全新境界的道路!然而,他不知道如何切入。因此,他急切地追问道:“师意如何?”8 e/ `  B4 L6 r2 y6 a
首山气壮山河地吟诵道:“象王行处绝狐踪。”( ?" m6 W5 y  J6 o; ?9 w
好一个“龙袖拂开全体现,象王行处绝狐踪”! ——龙袖拂开全体现:百丈卷席的举动,展现了自性的“全体大用”;象王行处绝狐踪:象王比拟自性,狐踪象征尘劳万象,自性显现,一切皆真,转凡成圣。
9 D2 K( T0 G$ i8 a6 r善昭于言下大彻大悟!他跪拜之后,感慨万千地说道:“万古碧潭空界月,再三捞漉始应知。”7 ^% n+ F4 X( J9 F! H1 s
宇宙万象,都如水中之月一样了不可得。然而,也惟有经过再三“捞摸”,才知道其实质本空,无法得到;也正是知道了水月不实,才明白了“真月”——自性所在。  _( a( |  S6 t" r$ `
当时,方丈之内还有一个僧人,他问善昭:“你见了什么道理,便自我肯定?”* n2 D+ H( S4 [
善昭说:“正是我生命的归宿处,也是超越生死之处。”/ y4 P( n' K; s+ I$ |+ i
善昭在师父身边服勤甚久,然后才辞去。他宛若一只无拘无束的鸟儿,悠游在湘衡之间。
: Z# c# \) O$ ]3 p衡岳苍翠,七十二峰竞秀,正脉高耸入云端;: |0 G" r4 B2 N1 v& \! D
洞庭浩瀚,千溪百水同归,源远流长到天边。
+ f. ^0 |9 L% n# i( `善昭禅师虽然和光同尘,但自有明眼人识破他的行藏。时任长沙太守的张茂宗,就是一位道眼高明的 居士。他以自己管辖的地方境内四座最为著名的寺院,请善昭禅师择之而居,善昭禅师报以微笑。就在当天,他连夜离去,没了踪影。; k- @, J% K7 o2 \  \" Z* ?
善昭禅师这一跑,就从湘江之畔,隐藏到了汉水之滨,从湖之南的衡岳,来到了湖之北的襄沔。他寓止山中,隐姓埋名,过起了隐士野老的生活:; r- N8 L. ^# e7 ]
石径有尘风自扫,山谷无门白云关。# Y6 h* h; \6 ^- P0 h3 S
尽把好月藏峰巅,不教胜境落人间。$ G. L% O( ^. t9 b: O
襄州太守刘昌言,耳闻善昭禅师隐居在自己的地盘,便寻寻觅觅前来造谒。一番禅话之后,刘太守感叹相见恨晚。当时,襄州境内禅宗名刹洞山、公隐的僧众都空出方丈席位,议请善昭住持。刘太守请善昭自己挑选。善昭禅师自我耶揄说:“我不过是一个混日子的粥饭僧。传佛心宗,并非我的职责。”如是,僧众、太守前后八请,他都坚卧草庵,不肯出山。
& S! {, P) M/ q) a( o( \2 j
- |  ^, p. V( H8 u5 o+ o出山
! V+ D& h& H* m善昭离开首山后,先往南方游历于湘江衡山之间,潭州知州张茂宗听闻善昭之名,请善昭从州内四所大寺中自由选择一寺担任住持。然而善昭笑而谢绝,趁夜间稍稍离开此地。他北上渡江到达襄州,住在白马山。善昭之师省念禅师于宋太宗淳化4年12月(已进入公元994年)去世,门下弟子对振兴临济宗感到责任重大。
% @& H7 H8 ^1 `; m& s+ y首山大师圆寂,西河(今山西汾阳)的民众派遣善昭的师弟契聪前来迎请他回家乡住持太子院。但是,善昭闭关高枕,拒不见客。契聪禅师破门而入,也不管他师兄不师兄,大声责备他说:“弘扬佛法是大事,而你个人靖退不过是小节。风穴祖师爷惧怕‘临济一宗,遇风即止'预言应验,担忧宗旨坠灭,幸而有我们的先师首山出世。现在,先师已经弃世,你是有能力荷担如来大法的人,如何能安眠山中,独享禅悦?!”
0 |1 l% i* R8 o+ W* A善昭一听,矍然惊起,握住契聪师弟的手说:“若不是你,我就听闻不到这样直截了当的批评。快去准备行装,我马上就跟你走。”
- N4 d( Q, p& I- t) G当天,善昭禅师就离开安隐的深山,来到汾州太平寺太子禅院。从此,他宴坐一榻,足不出山三十年。由此,天下道俗慕仰他的道德,不敢直接称呼其名,尊为“汾阳”。7 S- `( j' e9 P
善昭重视自修自悟,认为企图依赖别人的讲授、接引达到觉悟是不可能的。" z7 Q, s. P' w7 @
他曾对弟子说:诸方老宿,事不获己,东语西语。尔等将谓合恁么地广陈词说,各竞聚头,不眠不睡,道我参寻。尔拟向那里参!古人云:向外作功夫,总是痴顽汉。快须信取,不用久立。
8 C0 r3 ^) e8 t他说各地禅寺的有声望的老禅师每天上堂说法,是出于不得已,然后批评门下弟子竟认为这样「广陈词说」是应当的,竞相游方相聚,日夜寻师,参禅问道。他大声斥问:你们想到哪里参!古人早已说过:任何向外追求解脱的修行做法,都是愚痴顽固表现。
7 w8 V8 R" ]# w7 h9 a8 }5 t尽管如此,善昭并不反对行脚游方,他自己早年就参访过七十多位禅师。那么,应当如何看待行脚访师,参禅问道的做法呢?他告诉弟子:+ {* C! u; R& J0 |% l  C0 G2 S
古德已前行脚,闻一个因缘,未明中间,直下饮食无味,睡卧不安。火急决择,将莫为小事。所以大觉老人(按:指佛)为一大事因缘,出现于世。想计他从上来行脚,不为游山玩水,看州府奢华,片衣口食,皆为圣心未通,所以驱驰行脚,决择深奥。传唱敷扬,博问先知,亲近高德,盖为续佛心灯,绍隆祖代,兴崇圣种,接引后机,自利利他,不忘先迹。
7 o* Y" Z7 Z1 G' [5 k5 Z0 }
" s* @8 P, N/ z6 k/ T: U6 ?# r$ {三玄三要* s& w7 X" J2 Z
善昭禅师上堂对大众说:“汾阳(善昭自称)门下有西河狮子,当门踞坐。但有来者,即便咬死。你们有什么方法能进入汾阳门、见到汾阳人?如果能见到汾阳本人,可以当祖佛的 老师;见不到汾阳本人,都是立地死汉。现在还有人能进来吗?要进须快,免得遗憾平生!”他举起禅杖,大喝道:“速退!速退!珍重。”5 T) V3 Y. H1 U8 `& c+ v& d: X8 Q9 V* g
善昭禅师上堂开示说:“先圣(临济祖师)云,一句语须具三玄门,一玄门须具三要。哪个是三玄三要的句?你们赶快领会。各自思量,心里稳当了吗?还有想探讨的么?有即出来,大家商量。”3 C4 n7 a* X& n- F3 C' h
一个弟子问:“如何是学人用功的处?”
2 O" m; f; p; g7 k  }% @# ?善昭告诉他:“嘉州打大象。”
. R( ]* c; X& y0 v7 X/ o- [弟子再问:“如何是学人转身处?”
9 j- V! B, f( C) p  p" V善昭说:“陕府灌铁牛。”
) p5 b' j0 _. m$ v8 X# [. Z弟子三问:“如何是学人契悟处?”( z; ~* B, Z* F
善昭做了几个舞狮的动作:“西河耍狮子。”% x, y' }: l. w: ~$ {
善昭说:“你们若领会了这三句,就已经明辨‘三玄'。另外还有‘三要',也需要切实弄明白,不能等闲视之。”7 Q$ o( _! Z% [1 l7 S2 h0 @9 U( s
善昭禅师颂出了三玄三要的根本之道:6 \- G2 k3 s" [" Y' `( E  f
三玄三要事难分,得意忘言道易亲。
6 h& U! g; M" f5 l5 K0 H6 y  j一句明明赅万象,重阳九日菊花新。  _  v- x+ K& t" [
" K5 ~' L' e* s. L
吃肉公案
" }& T* M9 Y8 P" o汾州处在北方,冬日苦寒,所以善昭禅师便暂停了夜参。有一天晚上,方丈之门无故自开,一个长相奇异的比丘振锡飞来。他恭恭敬敬给善昭施礼之后说道:“大师座下有大士六人,您夜间如何不说法呢?”言罢,腾空而去。* V# i! X0 q2 [$ S7 Q9 y
由是,善昭恢复了夜参,并记以偈曰:“胡僧金锡光,为法到汾阳。六人成大器,劝请为敷扬。”
4 W3 w: K! @- X+ G6 u# N大士,是菩萨的别称。那么,汾阳善昭座下云集着数百僧人,哪一个才能成大器呢?这一天,汾阳善昭对大众说:“昨天夜里,我梦见亡故的父母向我要酒肉纸钱。”, ?4 p6 m/ [5 s0 g. P; Z! i
于是,他便以世俗的礼仪来祭祀父母。 祭祀的场所就安排在寺院的库堂,设牌位、上酒、供肉、烧纸钱,一如俗间。祭礼完毕之后,善昭将寺院各位管事的知事找来,让他们将祭祀用过的酒肉发给所有的僧人吃掉。我的天,喝酒、吃肉,是僧伽大忌,戒律所严禁的啊!破戒比丘,人神共愤。所以,那些知事辈纷纷推却。汾阳善昭独自坐在供桌旁,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喝酒吃肉,饮啖自若。
! X% B& q) Z% n" m, z许多僧人见此情景,一脸的痛苦,真是如丧考妣,便纷纷闭上了眼睛。这时,有人说道:“这个酒肉和尚,岂能拜他为师!”那些人连忙收拾行囊,一哄下山,弃他而去。整个寺院,惟有石霜楚圆(慈明)、大愚守芝、琅琊慧觉、泉大道(芭蕉谷泉)等六七人留了下来。$ |% i( Y3 o6 i* q
翌日,汾阳善昭上堂说:“许多闲神野鬼,只不过一盘酒肉、两沓纸钱,就都打发走了。《法华经》云:“此众无枝叶,惟有诸真实”。学佛之人吃素,宗旨是在戒杀,唤醒慈悲之心。若口中茹素,心里残忍,堕地狱如箭!”9 X( j( F" F' ^6 H
一位留下来的弟子见师父为勘验他们,不惜浑身落草,便询问说:“如何是和尚家风?”1 C- N! U* w- k! e
善昭禅师道:“三玄开正道,一句破邪宗。”1 D$ O# i* r  Z$ c
弟子再问:“如何是和尚活计?”
- M* k9 U& ]' y6 A6 f: u% C善昭回答:“寻常不掌握,供养五湖僧。”6 d2 n2 N; w5 W# b; T
弟子三问:“不知吃个什么?”6 M% I' X2 Q6 O
善昭哈哈大笑:“天酥陀饭非珍馔,一味良羹饱即休。”- J) b% [7 Z& o9 Y- p
汾阳善昭上堂说偈子曰:
0 R" I# F3 P" e  C汾阳有三诀,衲僧难辨别。
7 L& j1 Q6 E2 L+ k/ z更拟问如何,拄杖蓦头揳。7 b; F- z: Y5 y; k
汾阳不但用非常手段淘汰了大部分混饭吃的僧众,而且布下龙门阵,勘验硕果仅存的弟子们。# s* G/ M. f" t
参禅的僧衲,也是明知山有虎
! J  t2 K* v: [. [6 N$ L# |2 H
, L2 |/ V7 Z; I9 @% T$ a8 {$ n- ]
因“自作自受,各修各得”,果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2843

主题

5

好友

2万

积分
级别
8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9-7-1 03:58:18 |显示全部楼层
) O: O2 _0 g/ m" Q8 H' P. v
汾阳三决$ e. r$ [$ j$ M2 B
果然,就有不怕挨打的僧人出来问:“如何是三诀?”
' r# o3 D+ X% y; b- w- e# g汾阳善昭说过“问如何,蓦头揳”,自然要狠狠打他。谁知,这僧挨了禅杖,反而高高兴兴礼拜了下去。汾阳善昭这时说道:“好吧,我为汝全部颂出:
2 |, c1 a& q; b) o  G- b9 s第一诀,接引无时节,巧语不能诠,云绽青天月。
  H0 b" ]& W* A第二诀,舒光辨贤哲,问答利生心,拔却眼中楔。
, }2 I9 G2 D7 r1 a第三诀,西国胡人说,济水过新罗,北地用镔铁。”
' ~) }* {3 a; E0 B汾阳善昭停顿片刻,又说:“还有人会么?会的出来通个消息。要知远近,不要只是死记硬背我的话语,这对你没有什么利益!不用在这法堂久久站立,珍重!”4 c" c( |& S) m* a+ O4 r  f
一位僧人问:“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善昭禅师说:“青娟扇子足风凉。”9 l% ~" P# O; l* s: l" d1 d1 S/ B# {; U+ s
再问:“如何是道场?”善昭禅师的脚丫子点了点眼前的地面,说:“下脚不得。”$ j9 e0 h3 s: T" q2 g* L( }8 }  e  \
僧人更进一步问道:“如何是大道之源?”7 Y0 M4 Z. [- i- }9 V3 a% m. j
师父却说:“掘地觅天。”- u" Q! j9 _, I# E+ H2 R
掘地,自然觅不到天,所以僧人疑惑地问:“何得如此?”
" |5 w$ D0 m% i. O善昭呵斥他:“不识幽玄!”
1 N: t+ K$ Y2 |7 u+ t僧人心中突然迸出一道亮光——最平常的,就是最幽玄的:热时煽风扇,凉风就是祖师西来意;举手投足,处处都是道场!
9 |4 `- G) X0 H: N4 F, z5 E另一个徒弟见有机可乘,重复问道:“如何是祖师西来意?”
# Z( ^$ \! p4 Q* D这次善昭禅师回答的是:“彻骨彻髓。”
8 G( }2 f: N) L“此意如何?” 徒弟不理解。善昭告诉他说:“遍天遍地。”
$ k. N8 _, F2 l) ^徒弟又问道:“真正修行人,不见世间过。不知道不见个什么过?”
' J5 r7 ]: ~9 A. j8 C9 p, P汾阳善昭师吟诵道:“雪埋夜月深三尺,陆地行舟万里程。”' s1 \$ D; N& I5 @
白雪岂可埋月夜?陆地如何能行舟?所以徒弟说:“和尚是何心行?”4 c; _* M& s7 B# _
汾阳一笑:“就是你心行。”+ n2 h# d( @' ?* }# X

/ W* x/ ?0 s8 \汾阳善昭禅师圆寂! d. h- z0 y* s* J! U+ W$ `6 L
宋真宗乾兴年间,岁在壬戌,善昭禅师已经高寿七十八岁了。这一年,汾阳善昭禅师的老朋友、龙德府太守李侯,将著名道场承天寺的方丈之位空着,想请他前来住持。李侯派遣的使者一连三次前来恭请,他都婉拒不赴。
: W- C' r$ l. X! r/ a! I% z李侯责怪使者办事不力,狠狠处罚了他一顿——打了五十大板。而且,下绝令说:“如果再请不来,就别活着回来见我。”0 y2 W5 m1 V. y2 G& B
使者胆战心惊,第四次来到太子院,磕头如捣蒜,满面凄苦地对善昭禅师哀求说:“今番大师必须和我一道回龙德府,不然的话,小人只有死路一条了。”0 }2 f7 D: {3 P
善昭师笑道:“贫僧因为年老体病,已经三十年不出山了。 你一定要我前往,可以分先后而行,何必非要一起走呢?”
$ u& d( u) T! F4 s- O4 S' y# i使者说:“只要大师答应,那么先行后走,由您选择。”4 h3 t2 m1 x8 p% o1 e( d
于是,汾阳善昭令主事的僧人设斋,而且自己整理好行装。在吃饭的过程中,他对众僧说:“老僧要去,你们谁愿意相随?”1 G3 L7 ]+ `. m" a# F" {& ]1 _: q
一僧出来说:“我愿意追随前往。”
5 n8 h$ u$ S, v& g  R汾阳善昭问:“你一日行几里路程?”这僧见师父年老,所以尽量往少了说:“能走五十里吧。”
) P! u( G6 ~% ?+ J; o7 d善昭摇摇头:“那你追不上我。”1 D; s; `; ?$ z( j' @3 q
又一僧出来说:“我能日行七十里。”8 y0 B4 s4 M1 V( S" H6 @
善昭还是摇头:“你也随我不得。”0 V9 y9 o1 t( E' ?& ~; Z# O
这时,跟随师父多年的侍者挺身而出,说:“我能随得。只要和尚到什么地方,我随即就到。”
; a4 H* z4 j0 ^* E/ S/ j“你真能随得。” 这次,善昭点了头。他转过头来,对使者说:“我先走了。”0 j$ L9 C% h2 d7 \. t/ k2 S" F! o
说完,汾阳善昭放下筷子,安然而化。
+ L( n; D/ {% g6 ]! }9 i" G. F1 \8 s$ }% L$ j: W
因“自作自受,各修各得”,果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

© 2012-2015 喜福和慧网( 桂ICP备14004230 ) GMT+8, 2021-4-17 16:37 , Processed in 0.092626 second(s), 19 queries .

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如遇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QQ:84185499)

今天是: | 本站已经安全运行: //这个地方可以改颜色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