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和慧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07|回复: 1

南怀瑾先生谈文物

[复制链接]

2574

主题

5

好友

2万

积分
级别
8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9-6-7 19:16:27 |显示全部楼层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同参共研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重磅!南怀瑾先生谈文物


06.07 11:50

南师决定兴建太湖大学堂后,为了补壁,曾经伤了一阵脑筋。


尤其是主楼、餐厅、禅堂、七号楼,这几幢楼应该挂的字或画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挂在大学堂这几幢楼的字画首先要去俗,然后又不能挂现代人的作品。因为现代人的作品一出现在大学堂中,那作家的作品将会一日三价,价格狂抬。当然这些作品也不在南先生的眼中。




太湖大学堂挂复制品字画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最后南师想到台北故宫博物院有很多复制品、立轴,装好的一件名人的画作在一千多台币到二、三千元台币不等,就买上百张顶多也是二十多万台币,何况李传洪是故宫博物院的贵宾,每年购买故宫的年历就好几百份,作为年礼送人。遇到外国友人及中国大陆到台湾的朋友,无论画册或者画轴,都是不可缺的礼物。他在故宫享有员工同等的优惠价格。


当我向老师建议,你收藏有些古代名人字画,这个时候也应该可以拿出来显显,或者举办个收藏展什么的?


这时南师哈哈大笑,在香港时我去中环荷里活道,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对得上眼的,在一个古董铺子,有一批字画,整个打包带回,我也没法去考证它们的真伪。当时这堆东西是包卓立抱回办公室,李素美付的款。(注一)


将来大学堂盖好后,这些东西我也会挂出来的。连那些故宫买回来的及日本二玄社印出来的一起挂上。只要是我南某人的东西,大家都认为那是真迹,并且是价值连城。


但话说回来,那批从故宫买回的字画,本来就是真迹,又不是现代人或近代人伪造。经过现代高科技技术的复制品,原本就是真品复制的,怎能说是假的。


这时我才茅塞顿开,正如《红楼梦·太虚幻境》联曰:“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不是正印证在这些复制品上。南师真是给我好好地上了一课。




南师对我的告诫
有一天,南师特别把我叫到跟前,很严厉的说:子平,听说你最近都在上海、苏州、吴江大肆的收购古董?!


第一,玩物丧志,这些都不是你应该玩的。那些纨绔子弟,提个鸟笼,手中捏个鼻烟壶,这家古董店走走,那家古董店逛逛,十足的败家子相。


第二,包卓立告诉我,你买的全部的假货,现代人翻新做旧的。


这时我心中有很多的不服气,反驳说:老师,你不是收藏了很多善本书及古董字画吗!?


他哈哈大笑说:流言可怕。如果我真有那些值钱的东西,我随便变卖些东西也不会把当年我喜欢,又有纪念价值的东西送典当铺成为死当品。


有历史价值的古刻版本书我也不会买。如果买一套真伪莫辨的所谓善本书的价钱我可以买成千、上万册有用的书了。子平我告诉你,书是买来读的,不是买来收藏增值的。读书人不应该做那种事。


我曾经多次告诉大家,做学问的人,不会有钱。你看看得过诺贝尔经济学奖的人,谁是大富豪。


对啊,在世界五百强企业主中,没有一个得过诺奖啊。




太湖大学堂挂复制品字画


传言可怕
南师又告诫我说:线装书,不能受潮,尤其黄梅季节,一定要防尘、防潮、防蛀。我才懒得去管这些事。一个世俗之人认为那是孤本,是善本书收藏者花大价钱买来的,潮湿了,虫蛀了,风化了,不心疼才怪。我是不会去花那些闲情及时间来操那份心的。


当时南师对我搜集古董是有些半信半疑的。


后来我向南师报告:
(一)我从来不买古董字画,因为我不是鉴赏家、考证家,买了赝品,心脏受不了,也许就当场急死、气死。要我从知名的拍卖行去拍那是不可能的,因为我是比穷困户稍微多了少许钱。


(二)我是从每个月五千元工厂给我薪水的钱节省下来,闲来无事去景区那些所谓的文物店,看看有没有喜欢的东西,七样、八样的拼在一起,问老板一共多少价钱,仍然杀个二十分之一的价钱。因为这些东西并非我非要不可的东西。只因为从小家庭经济没有多余的钱给我买玩具,现在只求补偿心态,买些“古玩”(无所谓真假,只要喜欢就可)来当玩具罢了。


所以我搜集了些铜锁、各种的墨及砚台,七八十年前欧洲的各种小钟,作为我的玩具。甚至连各种铁丝做成的脚踏车、三轮车、黄包车,连十元一套五件的竹制小桌椅也是我心爱的玩具。我在南浔古镇三、五十元一幅的画作,也收集,作为海外来访朋友的礼物。


有些画,经文物鉴赏行家蒋姓同学闲观,认为比那些市面上的仿品要好得太多了。也许我从那些败家子那儿捡漏也说不定,真要发大财啦!


从我买玩具的动机到我成为南师口中的“玩物丧志”的警语中,知道南师是个实事求是的人,从他的教诲中,我深刻体会到他自己不喜欢做的事,也不会愿意我们去做的。他告诉我不能做的,当然他自己更不会去做。要知道人生无常,世事多变,好多事情,时过境迁,物是人非,都是过眼云烟,身外之物更是如此。人生几十年争得再多也不是自己的。有句老话说得好:“只要曾经拥有,何必天长地久”。


所以很多女士想买一个三克拉、五克拉的钻戒,又没那么多钱去完成自己的心愿,就带她们去珠宝店,一个一个试戴,在那一刻不是拥有了吗?买回来也不会时时刻刻戴着它们,带着不小心怕丢,放在家里怕贼,存放银行保险柜很麻烦,又不保险。(我随便一说,开珠宝店的朋友可不能来打我,因为我影响的人有限,像我这种铁公鸡般的人也不多。)


四年前在美国洛杉矶一个富有的中国太太,开着名车,穿着名牌,从银行保险库里取出价值数百万美元的珠宝,送到珠宝店去清洗,顺便把玩养养眼睛,谁知从珠宝店一出来就被抢夺一空,吓得半死,还好那条富豪命还在。可谓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假以时日或可买更多的珠宝,来补偿人生已缺失的那部份呢!


其实人生,争来争去,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想想南小舜哥这么好的人,行医济世,谦卑有礼,年方八十岁,便与世长辞,真是天不假年,感叹惋惜。可我们每个人想想自己,谁又能躲过这一天呢?积善存德是做人的根本,相信积善之家,必有余庆。


近年我慢慢将我的玩具送给喜欢、懂得爱它、珍惜的人。将来稍作整理也会捐出去。若等到去见南师的那一天,不会有人来承接那一大堆麻烦的。就是当破铜烂铁卖,也不会有人要的。


要想明白,当在拍卖市场某个文物拍得天文数字时,如果遇到不景气或者战争避祸时,它已是一个无价值的东西。灾难当头、物资短却、民不聊生、饥寒交迫中,不信你去试试,想去换斗米也困难。


最近在网上,一个土豪晒他搜集的画,当他不停地说:“打印”字画上打印越多,价钱就越贵,三个图章打印上去已经是极品时,我笑的差点喷饭。


这种人就是买了百亿、千亿的文物,成天都在想着增值十倍、百倍,那种低俗的境界,配收藏文物或艺术品吗?


谣言止于智者
最近坊间有心人士制造假新闻,利用百余媒体扩散消息,打击李氏一族,几乎达到灭门之灾。


(一)从南师教导我的话,可知南师不会收藏值钱文物。即使有人赠送了贵重物品,不是被南师婉谢不收、转送他人就是被羡慕着拿走。因为南师他始终恪守法布施、财布施的誓愿。


(二)就是有值钱的文物也不会随货柜(集装箱)由香港运到内地。如果是文物级的宝贝,是谁由香港或者国外带回来的?请拿出真凭实据出来,才能说话的权力。


(三)就连白痴都知道,如果有百年以上文物随身携带进关,一定要据实申报,并由海关打上火漆印,都有申报记录可查考,将来再带出时才不会被冠上“走私文物”的罪名,那刑罚可是不轻的。


(四)自二〇〇三年后,往往我看到有人送南师稍具份量的东西,他都会在十天半个月后归还当事人,说:“你给我的东西,我已经玩过了,还给你,你自己去玩吧!”我就有几样好玩的东西送呈南师,他都是这样还了我。只有福建一个国家级大师雕的寒山拾得,摆在主楼餐厅。他是准备讲与寒山拾得有关课程而没归还给我,但老早就被丢包者那一群搬走,不知去向。


(五)在太湖大学堂字画还不够时,我将我所收的岳飞书写的前后出师表,共八屏拓印本,老师吩咐放在七号楼面对讲台的左侧,就可看出南师对文物的尊重及民族英雄岳飞的尊敬。




太湖大学堂挂 岳飞草书《前出师表》拓印本




人分几等,各位看官请自己分分
(一)聪明人做聪明事 (二)聪明人故意做傻事 (三)笨人做聪明人之事 (四)笨人做笨事,真笨死了
如果你对文物不知、不通,还是少说话,少发表不实的言论。


言论自由是有限制的言论,当你超越底线而中伤他人时,无论道德、法律,你都逃避不了的。


中国人在为人处世方面有些缺点: 三姑六婆型:人云亦云,不知所云,舌头特别长。


红眼症:自己不行,看不得别人好,疯言疯语的道不停。


白眼症:当有人曾富极一时,后来失败了,马上就说,这个人我老早就看出他会有这一天。落井下石,心存蔑视。但当人经过许多波折后又东山再起时,又是另外一副嘴脸,逢迎献媚,无所不用其极。


各位看官,网上谣传南师是否有几千亿,甚至上万亿文物不见,你们凭着公正的心,公平的态度,公开真实地去讨论、认定吧!


记住中国有句老话:“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厚道些,不要将未经核实、恶意中伤之言,强加他人。


看到美国强权压迫我们自主的华为,任老总那历尽沧桑的脸,苦了一辈子,对得起民族,对得起国人,而当他说出真正对不起的是家人的那一刻,我泪奔了。


对一个正直的人、好人,我们一定要公正、公允立言,凭良心说话,好人应有好报。


迟来的道歉


在此我特地向包卓立先生道歉,在您向南先生报告说我淘的都是假货时,我很生气,相当的生气。


我想,你一个外国人士,对中国有多了解,在那儿说三道四的。后来才知道包先生在香港期间每周必去荷里活道及其他文物店去参访,一待就是半天、一天,并与许多收藏者交换意见。在国外时美术馆、博物馆凡有典藏中国文物的地方,他都会花很多时间去找专家们探讨、深入的研究。比起一般的半吊子及伪专家来是要深入多了。放在南师那儿许多佛像都是包君收藏的。


不知为不知,是知也。在我清楚包卓立君对中国文物的喜爱及深入后,我深深的感到自己的浅薄及无知,在此特别向包君说声: 对不起,我误解您了! 您真是真金不

因“自作自受,各修各得”,果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2574

主题

5

好友

2万

积分
级别
8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9-6-7 19:18:24 |显示全部楼层
真金不怕火炼的谦谦君子!

最后以与南师相识二十多年的王医生几句话给那群人: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在说谎   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他们说谎   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后记:与权威人士的对话

这批书南师仅是主要使用者,大部分在台湾购置的书都是由法人组织东西精华协会所有。有一部分是老古文化公司与台湾其他出版社互换的。南师时常提起他具有价值的书都是在解放前来不及运出而失散,这是他最心疼的事情。

(一)当写完这篇报导时,我为求谨慎,特别请南师喜欢的老同学宋军先生对这篇文章加以斧正。宋军先生很客气地告诉我:你写的很平实,这样很好。

(二)当南师的所有书上架后,酷爱收藏书籍的宋军,跟老师说想看看他的藏书,老师安排谢锦烊陪同,他详细地看了南师书。

刚进书库察看时,宋军惊叹老师藏书的巨量(应该有十多万册之巨)及品种丰富,但宋军主要是想找古籍善本看,整个书库走完,宋军觉得有些遗憾,他说他甚至有点失落,本来以为南师应该收藏了很多善本、孤本,但结果及乎全部是近代出版的各种书籍书,线装书很少,且几乎都是上世纪石版印的。

宋军学兄喜爱善本书,自己收藏有数千册元明清善本,除善本外,还爱金银币收藏。记得四年前他与我都在台北,让我带他看遍台湾的旧书店,他连连叹息,台湾旧书店已经没有好书了,最后看到台湾故宫高仿复制的宋版《焦尾本注东坡先生诗》,大为高兴,说这个复制版本水平很高,也仅100套,欣赏价值和收藏价值都很好,虽然价高十万台币之巨,他还是毫不犹豫的掏钱买了下来。一起去南海路历史博物馆看古代钱币展览时,从唐以后各朝各代他几乎都有收集,我当时很惊讶,只有“目瞪口呆”的份。

宋军说他有几次趁南师生日时选了几套很好明版书给南师,包括后来老师印出来给学生们看的《王肯堂成唯实论》以及一本非常珍贵的碑拓,后来都不见了。他也不好问南师,这些书怎会不见。他说南师值钱的善本书,也只有他送的那几套,与后来他带潘姓友人见老师时送的那几套线装书了。

我岳父沈鹏年是国内研究史学及版本目录的学者,与原来上海图书馆馆长顾廷龙先生交好。当南师将所有书上架后,叫内子诗醒请他父亲来参观书库时,说的与宋军是同一见解。

其实南师很多次收到善本书及线装书时,据我所知会转送给一些真正的爱书读书人。
因“自作自受,各修各得”,果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

© 2012-2015 喜福和慧网( 桂ICP备14004230 ) GMT+8, 2019-7-17 22:51 , Processed in 0.096435 second(s), 19 queries .

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如遇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QQ:84185499)

今天是: | 本站已经安全运行: //这个地方可以改颜色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