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和慧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59|回复: 0

正人君子周勋男被践踏污蔑的事实

[复制链接]

2637

主题

5

好友

2万

积分
级别
8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9-5-25 23:16:49 |显示全部楼层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同参共研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正人君子周勋男君被践踏污蔑的事实
[转自101微博]
2017.12.29

图为1970年青田街禅学班合影,南怀瑾老师(前排右二),周勋男君(后排右六)


“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他们也知道自己是在说谎,


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说谎,


我们也知道他们知道他们说谎,


但是他们依然在说谎。”


——与南师有二三十年交往的王医生所写


南怀瑾老师过去对周勋男非常欣赏,早在1979年已对周勋男的著作和文笔有认定,但当时周勋男老师另有高就。


1978年底,「东西精华协会」开理监事会议,会中认为,随高龄人口增加,国内产生不少老年问题。非但硬设备不敷所需,在老人心理的咨商与辅导更为欠缺,书籍或参考资料更不多见。因周勋男先生在美曾涉猎相关学科,会上便一致决议,南怀瑾先生亦加督促,由他负责执笔撰介此书。1979年3月,老古出版《老人心理学概要》。


根据刘雨虹先生陈述“一九九一年的十一月,《十方》月刊开始刊登周勋男的整理版,名为《宗镜录略讲》。《十方》刊登之后三年左右,有一天我到香港时,看见南师坐在客厅,很不高兴的样子。旁边坐着的宏忍师,看到我进来就说:「老师正在生气呢!」话未说完,南师就说:「《十方》杂志刊登周勋男整理我讲的《宗镜录略讲》,其中错误百出……」”(摘录自《周勋男与宗镜录略讲》说老人、说老师、说老化(一百六十六))


如此说法,可能是刘雨虹年纪大了,精神有点错乱。近期曾向首愚法师及叶柏梁等查询,皆说从未收到南师『未得我本人许可,不许刊登或整理我的讲录。』的信函或是有南师的指示,回复的结论是绝无此事。那时,十方刊登期间,并没有任何南师反对意见,否则早被停刊了,况且老古文化更在南老师的指示下继续出版周勋南老师的书:




如果如刘雨虹所言,首愚法师、周勋男、叶柏梁三人如此顽劣,何以在1994年至1995年间,老古陆续出版周勋男著的《楞严经宗通》《金刚经宗通》《愣伽经宗通》,而且每本书都由南怀瑾先生亲自作序,老古出书是非常严谨的。更妙的是1997年南师还请周勋男到老古任职,担任总经理兼编辑。


1998年那时出现了《宗镜录略讲》盗版的事件,老师生气的是那版《宗镜录略讲》里面错误百出,因为那版《宗镜录略讲》是抄了《十方杂志》的,老师就很火,这个刘雨虹有讲出来,后来找到以后发现那篇《宗镜录略讲》少掉两个录音带,所以内容不完整。这时候周勋男就很着急,骂是这时候被骂的,周勋男被老师说“怎么那么糊涂”。


1998年9月周勋男从老古辞职 他对南师说“我要离开老古了”但是他没说他其实是不喜欢刘雨虹的方式,南师说“沙弥既然来了老古就交给年轻的,交给沙弥吧。”南师就想不要他走,南老师希望他继续将《宗镜录略讲》完成。刘雨虹年事已高把这些事情弄混了。


1999年郭姮妟当老古总经理,根据刘雨虹陈述“那时二○○○年北京民族知识出版社却出版了这本书。由于香港佛教图书馆的何馆长,多年来每期《十方》月刊都托赴大陆上学的香港学生,带到大陆分寄各地,待《宗镜录略讲》文稿刊登完毕,北京民族知识出版社即根据《十方》原稿,正式出版了。”确有其事,南师十分生气,并发表委托书,郭姮妟将其刊登在老古的网页上,以示尊重老师的想法。


据郭姮妟回忆,2009年周勋男碰到她说:“《宗镜录》已经完稿了,已有六十多万字了,可以出版了”。那时南老师已经在太湖大学堂了,郭姮妟向南师报告后,南师回复说“这书他还是要再看的,让周勋男尽快来一趟。”后来周勋男就来了,南师、周勋男、刘雨虹和郭姮妟坐一块,南师对周勋男说“这样跑来跑去不是办法的,你编的东西要我在你旁边,我们一起把这个事情做完。你回去跟太太商量,能不能把你借过来。”周勋男说“这有点为难,我不能呆在这边多久,那我以后多跑几趟。”老师说“那也只能这样子了。”从那次以后周勋男往来大学堂几次,就是在整理《宗镜录略讲》的事情。


周勋男2010年左右到大学堂拜访南师,《宗镜录略讲》已是完稿之际,当时我(向子平)在旁陪坐。临走之前,南师对周勋男讲这本书再调整一下,就可以请郭姮妟在老古出版了。


2012年9月老师逝世后,郭姮妟回到台湾,在追思会中周勋男就说,“上次我们在太湖大学堂整理的《宗镜录略讲》都整理完了,整套的稿子老师也看过,老古也打字好了,为何老古还不出版?”于是郭姮妟为完成老师多年的心愿,决定出版。出版时周老师仍然不放心,每次出版前还要认真地仔细校对相关引用资料,并在序言中为此书作担保。这本书经过长期的整理与核对,反对者刘先生应该指出《宗镜录略讲》错误之处,而不是故意错置时间,将南师的交代颠三倒四,在周老师生病弥留之际,盲目地指责。刘雨虹你身为南门的长者,竟然如此胡说八道东拉西扯。

因“自作自受,各修各得”,果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

© 2012-2015 喜福和慧网( 桂ICP备14004230 ) GMT+8, 2019-11-13 14:53 , Processed in 0.106204 second(s), 20 queries .

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如遇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QQ:84185499)

今天是: | 本站已经安全运行: //这个地方可以改颜色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