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福实证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20|回复: 0

史记 路遥传

[复制链接]

2490

主题

5

好友

2万

积分
级别
8 超级版主
发表于 2017-11-23 20:29:15 |显示全部楼层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同参共研 已有账号?点击登录 关闭
史记 路遥传
刘黎平 刘备我祖
路遥,本名王卫国,秦榆林清涧县人,己丑岁(1949年)生,家贫,不能存,七岁为伯父子。是日,其父送路遥至延川,行七十里,倾囊购油茶一杯,饮路遥,别去。

伯父王玉德,勤于稼穑,路遥稍长,乃授耕具,曰:“小子可勉,园圃可学。”路遥嗔目,弃耕具于沟渠,曰:“老农之事,岂吾辈所为。”玉德叹曰:“小子固有志于学,然家贫奈何?”路遥曰:“县中选才,吾应试,若不中,则无怨。”

乃应县试,居然翘楚,玉德无言,供其学,然食不足,路遥觅食于野,若鸟兽然。又所着褴褛,羞与诸生同列。所著《凡人天下》,有孙少平者,贫不能安,不敢与诸生共食,即路遥事也。


路遥有英雄气,然不得其志,常恨恨。

丙午岁(1966年),天下板荡,少年竞起,路遥乃率少年,以官府自居,号令予夺,皆出己手,号为“将军”。

然不逾三年,朝廷夺褫路遥封号,贬为农。

某夕,路遥着白衣立于道,见者大惊,问:“子着白衣,何为?”
路遥曰:“吾丧将军之职,以白衣自吊也。”

路遥能为文,县里惜才,乃调为吏,备文牍。识京师女子林氏,欢爱甚促,林红移情,路遥问曰:“卿始爱我,何又弃我?”林氏默默良久,曰:“君固有才,奈何农家子。”


路遥于此情恨不已,乃至终生,后为文《人生》,有高加林者,倜傥有才,然以农家子,欲得功名,弃农妇巧珍而投宦门,然终不得用于世,呜呼,此路遥自况也。

又识京师女子林达,甚慕路遥,见路遥白衣自吊,且怜且爱,谓之曰:“君郁郁乡里,终非了局。”路遥曰:”若得入学,或可得志”。

癸丑岁(1973年),得乡里荐入大学堂,彼时诸学堂多曰:此子猖狂,尝封将军,不可纳。盘桓久,后乃入延安大学堂。

斧资行囊,皆林达所助。


路遥既入学,嗜书如命,朝怀一饼,坐图书馆中,至于夕,遍览中外,重在文学,于《安娜 卡列宁娜》甚用心。当时劫乱未已,书籍多散,路遥搜书甚艰,读书甚笃。

读文学诸子书,路遥废卷叹曰:“吾国文学,近岁甚鄙陋,凡人物,非君子则小人,非良人则贼人,呜呼,人之为人,岂黑白明了乎?吾若为文学,当易此而为。”

修学毕,入长安,为文士,恨当年孟浪,不得登士大夫之列,今以文学或可也。于是居长安驿馆,闭户著书,不见天日。


长安里正见之,大疑之,以为此人有所图,乃告之捕快,长安府曰:“此文士著书,勿扰。”

路遥闭户凡二十一日,著书十三万言,名曰《人生》。口鼻皆溃,清容大损。初,书不得知己,屡为所笑,久而得付梓,则惊世人,以为书中人高加林,乃中华之于连也,负痴心村姑,投宦家女子以求荣华,行事若吴起,于连,然终不能得,悲哉。以户籍之隔而误英雄豪杰,谬哉。

高加林之遇,英雄之悲也。


《人生》既出,路遥以为不足,曰:“此书区区,岂足以当吾英雄之气,当以巨著偿吾抱负。”某岁登临,俯延川县城,指点曰:“此处江山,尝在吾掌握中,当时挥斥方遒,州县以我为将军。”

秦中学士贾生尝曰:“路遥者,猛人也,立秦国博学翰林院,双目视天,虎步而行,见之者胆寒。”

路遥性孤,不屑与俗人交,于中华文士,多有臧否,然与柳青相得,同饮酒,柳青抚其肩曰:“秦国,帝王之川也,焉能无文士相称其王气哉?子勉之。”路遥曰:“诺”。


乃造鸿篇,曰《凡人天下》。

呜呼,路遥为文,甚苦。

每日上穷下搜,凡人民日报所载,皆录之于簿,朝廷皇皇之言,乡野琐琐之事,皆在其录中。路行好负一囊,见窑工作事,则问之甚详,凡所为,皆为著书也。

著《凡人天下》,亦闭户也。十年家国,千里河山,陕北众生,世相纭纭,一时若长江大河,奔腾不已,皆来奔赴笔下,非豪杰不足以当之。


其时,路遥壮志不减,然力衰矣,执笔战战,如临大敌。一卷毕,路遥曰:“甚矣吾衰矣。”

然当时文士,甚鄙此书,某日赴会,皆曰:“此书笔力,不足以与人生比,王郎才尽。”路遥闻之闷闷,至柳青冢前,叩首大哭,声动山林。

然事如弦上箭,岂以世人冷言而罢,复又闭户,埋首苦作。忽而寂寞,乃夜起披衣,往驿站观来往众生,以为消遣。眠不多时,晨兴又作。


至于不能执笔,以汤浸毛巾敷手,犹不能支。路遥叹曰:“吾将死于是书。”

至三卷毕,舌皆墨,身摇摇,魂不在身,身不在己,亲友大惊,延良医以良方,得返魂魄于肉身。

戊辰岁(1988年),博学鸿词院授“凡人天下”以矛公鼎,亦宣之天下,秦国山河为之生荣。

路遥著书甚苦,然其在红尘之苦,更甚。


初,娶知己林达,育一女,然伉俪失和,路遥以国士自许,林达亦以国士自许,国士娶国士,何以家为?遂分飞,路遥死前三月,林达执休婚书临病榻,路遥强起署名。

《凡人天下》既毕,名满天下,路遥欲往京师受矛公鼎,然无斧资,乞于他人,四弟王天乐助之方得行。每言此事,路遥唾曰:休矣文学。

路遥在世间甚苦,故书中人亦苦。

高加林不得志,沦落乡野;刘巧珍见弃,含泪而嫁;润叶不得如意郎君,随废人以终;孙少安错失润叶,娶贤妇,然贤妇寝疾;田润生报国以躯,杀敌南疆,居然以废,不得善遇;田晓霞窈窕淑女,死于横流;孙少平空负俊才,掘矿黄泉,坎壈不遇。



呜呼,人生皆苦,爱不能,求不得,志不遂,苦,苦,苦,人生苦,文学更苦。

路遥平生不得片刻之甘,书中人焉能不苦。

故读《凡人天下》,如读华严净土,知人生苦相,然又无可奈何,付之于命而已,众生不知,以为励志,以为颂雅,妄哉,妄哉,此不得其旨也。

《凡人天下》两字以结之:苦也,空也。


路遥以国士自许,岂以文士自视,欲以文学得位,然文学者,弄臣所为也,岂能谋庙堂之位,且路遥病矣,其病在肝,其郁在心。

路遥亦不甘于病,手不能举,目不能视,然朝夕必闻天下事,庙堂事,尝欲隐其疾,冀一朝得用,跻身公卿。然病不能起,功名梦中耳。

壬申岁(1992年)冬,路遥死,年四十二。

路遥虽死,然高加林不死,孙少平不死,润叶不死,巧珍不死,足矣。


太史刘曰:

嗟乎,文学者何也?不过英雄之残梦,富贵之唾余,人间之大苦,路遥以身命为之,足以为祭祀而已。

祭祀者,牺牲也,路遥,文学之牺牲。

名岂文章著,官应老病休,飘飘何所似,天地一沙鸥。路遥者,文学不死沙鸥,以一羽之力,奋于万古云霄,亦盛矣哉,亦盛矣哉。


因“自作自受,各修各得”,果知“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手机版|

© 2012-2015 喜福和慧网( 桂ICP备14004230 ) GMT+8, 2018-12-19 15:07 , Processed in 0.080824 second(s), 20 queries .

禁止发布任何违反国家法律、法规的言论与图片等内容;本站内容均来自个人观点与网络等信息,非本站认同之观点.如遇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我(QQ:84185499)

今天是: | 本站已经安全运行: //这个地方可以改颜色

回顶部